发布日期:2018-09-28

中国林业智库在京启动

万物复苏、生命勃发的早春二月,乍暖还寒的中国大地上开始了新一年全面深化改革的耕耘。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32次会议如期召开,审议通过了一系列重要改革文件。其中,《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制度建设方案》赫然在列,这是我国建设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制度,建立科技决策最高智库进程的一座新的里程碑,标志着有中国特色、支撑国家发展全局、服务党中央重大科技决策需求的国家最高科技智库建设进入新阶段。

  日前,首批青岛市科技创新智库20家单位名单公布。此次首批科技创新智库,先后经广泛发动、组织申报、专家评审、公开公示等环节遴选而出,智库依托单位涵盖了高等院校、研究机构、中介组织、知名企业等多类主体,立足于从多层次、多角度、多领域发挥科技创新战略谋划作用。

本报讯日前,由中国林学会发起的中国特色新型林业智库在北京启动。中国林学会副理事长陈幸良表示,该智库将着力围绕林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林业改革和重大工程提供政策和战略建议;着力开展决策咨询服务、专业技术服务、科技创新评价、生态文化传播等重点活动,为林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着力聚焦林业生态建设和产业发展需求,为生态建设和产业升级提供专业化服务。

紧锣密鼓 大力推进

  科技创新智库建设旨在汇集我市科研实力最强、咨询经验最为丰富的科技创新战略研究力量,努力打造一支专业化高水平的科技创新智库队伍。智库将坚持以服务科技管理决策需求为宗旨,围绕我市科技、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重大和前瞻性问题,组织开展高质量的科技创新决策咨询研究。智库资质有效期两年,实行动态管理。

中国林业智库将构建决策咨询理论政策研究平台、技术服务创新驱动平台、科技评价公共服务平台、信息数据集成共享平台、生态文化传播教育平台等5个工作平台。

虽然《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制度建设方案》的文本目前还没有正式对外发布,但是从本次会议新闻稿不难发现,建设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制度的重点指向非常明确,就是“支撑国家发展全局、服务党中央重大科技决策需求”,其“最高层级”和“战略性定位”是不言而喻的。而“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委员会”无疑是承担上述使命的当然主体,也因此被赋予了重要职能:既要对科技创新发展面临的重点难点问题及时提出意见和建议,又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从全球科技创新视角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国防建设等方面重大科技决策提供咨询建议。

  下一步,市科技局将依托首批科技创新智库,聚焦全市科技创新发展重大战略需求,适时启动科技创新战略研究计划,为提升我市科技创新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水平提供重要智力成果支撑。

据了解,中国林业智库依托中国林学会,聘请国家相关部门和林业领域的院士、高级管理人员、知名专家、技术骨干、企业经营管理人员,面向全社会公开遴选。首批专家团队由林业、农业、环境、水利、生态的14位院士和50多名知名、资深专家组成。

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万劲波指出,我国在不同层面已经建立了多渠道、不同运行模式的科技创新决策咨询机制,但是与贯彻落实中央相关体制改革要求、回应创新发展相关决策咨询需求相比,需要进一步完善,而新通过的《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制度建设方案》就是对传统机制的一次全方位提升。

《中国科学报》 (2015-12-09 第4版 综合)

2012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为我国新型科技智库构建指明了方向。2014年10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审议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提出从推动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增强国家软实力的战略高度,把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作为一项重大而紧迫的任务切实抓好,重点建设一批具有较大影响和国际影响力的高端智库,重视专业化智库建设。2015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了该《意见》,明确提出“建设高水平科技创新智库和企业智库”。
9月,中办国办印发的《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要求“建立国家科技创新决策咨询机制,发挥好科技界和智库对创新决策的支撑作用,成立国家科技创新咨询委员会”。
12月,根据此前中央深改组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工作方案》,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等25家入选首批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

支撑发展 功不可没

科技智库汇聚相关领域专家学者,充分发挥其智力密集的优势,为国家的重大科技决策提供理论支撑和实践借鉴,是我国在促进发展中的一条基本经验。

据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王扬宗介绍,1955年5月中科院学部成立大会上,时任院长郭沫若代表学部建议“研究并制定我国科学发展的远景计划”,并很快被采纳,相关编制工作随后启动,包括全体学部委员在内的600多位科学家参与其中,为我国国民经济、国防建设和科技事业,特别是新技术的发展和“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王扬宗看来,中科院学部对中国科技发展此外还有3大贡献:1981年,89位学部委员联名建议国家设立中国科学院科学基金,资助基础科研,该建议被采纳,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设立;1986年,王大珩等4位学部委员向中央提出《关于跟踪研究外国战略性高技术发展的建议》,后根据该建议出台了《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纲要》,并拨出专款付诸实施,从而揭开了我国有计划、有组织地发展高技术研究的序幕;1992年,张光斗等6位学部委员向党中央、国务院报送《关于早日建立中国工程与技术科学院的建议》,后学部根据相关批示,形成了中国工程院建院方案并获批准,成立了中国工程院。

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在应对2008年席卷世界的金融危机过程中,中国科学院充分发挥其高端科技智库的职能,由欧阳钟灿院士领衔的《基础研究与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咨询报告,为国家相关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

顶级表现 重在制度

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院长潘教峰指出,当今时代,高端科技智库必须研究如何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交汇期的历史机遇以实现新的经济发展,如何准确把握、及时布局科技创新的方向和重点以掌握竞争发展的主动权等我国推进创新驱动发展、建设世界科技强国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这就要求高端科技智库洞悉未来科技发展趋势、准确研判发展方向和战略重点,及时为国家抓住科技革命机遇、抢占科技竞争制高点,提供前瞻咨询建议和系统解决方案。

全面提高我国科技智库的核心能力和竞争力既是时代的要求,也是我国发展阶段的必然选择。对此,万劲波解释说,我们以前“跟踪”先进,在后面学习,而不知不觉中,我们在一些领域冲在前面,甚至要前沿“引领”,这就面临很大风险,更加亟需更高水平和能力的科技智库提供咨询服务。

关于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委员会的人员构成,万劲波表示,参照国际上的做法,委员会成员应该横跨各领域,除了包括来自科学界的人士,还应有产业界、教育界等的精英,突出代表性,同时又要控制好人数。

根据经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的文件将会在较短时间内下发进入执行层面,这就是意味着《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制度建设方案》将很快进入实施阶段,包括国家最高科技智库在内的一整套国家科技决策咨询制度体系将落地生根,破土而出。

(原载于《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2-1108版)

网站地图xml地图